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冷月小说 > 历史 > 如意事 > 132 一赌

如意事 132 一赌

作者:非10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0-08-02 18:29:53 来源:八一中文

吴恙却微微变了脸色,不自在地吃了口茶。

他总觉得方才许姑娘欣赏他样貌的目光太过直白不遮掩……

毕竟他见多了这样的视线。

也就是他今日心情好了。

换作往日被人这般盯着看,他断不可能再这般好脾气地坐在这里。

见少年神色微绷,许明意立即反省了一下自己方才的举动。

虽说人人皆爱欣赏美人,但如吴世孙这等性情者,还是注定只能远观的。稍有不慎,怕是就得惹得他炸毛,亦或是又要胡思乱想一番。

就在这时,本该守在茶楼外马车旁的朱秀上了二楼。

“姑娘,阿葵方才送过来的,说是占家公子给姑娘的信。”

朱秀将一封信笺递去。

什么占家公子?

吴恙微一皱眉。

送信就送信,还送到他的茶楼里来了,莫非这位占家公子对许明意来说十分紧要?

以至于连她的丫鬟见到此人的信,都要急着送到她跟前来?

而有时许姑娘回他的信回的极慢,如此想来,他是没这个待遇的了……

许明意立即将信拆开了来看。

她将信纸展开时,吴恙‘不经意’地看了一眼。

这么一扫,就扫到了“昭昭”二字。

对方姓占,显然是外男。

怎可在称呼上这般没有规矩?

吴恙由此对这个素未谋面的占公子没了丝毫好印象。

许明意很快将信看完。

信上所言不多,也确是占云竹的笔迹无误。

其上大致所书——此前之事,是家父之过,吾未能及时察觉。而今日之局,竟皆为昭昭谋划,实乃令吾意外至极。至此,家中恩怨,可就此勾销。此后,惟愿昭昭珍重己身。

许明意嘴角泛起一丝冷笑。

果然还是如上一世那般,事情败露之后,很是顺手地将一切过错都推向自己父亲的头上,而他永远都是“未能察觉”的那一个。

一笔勾销?

镇国公府同占潜的账,大致可以相抵了。

但他占云竹的,事后少不得还需要另算一算。

“让人继续好好盯着他。”许明意将信压在手下,向朱秀吩咐道。

听对方信中之意,竟有几分辞别的意味。

想走固然可以。

但得把头留下。

这几日夏晗之事尚无结果,为防节外生枝,加之她心存了一份占云竹兴许还能帮得上忙的心思在,是以一直只是暗下让人盯着他的一举一动。

朱秀应下后,立即退了下去。

吴恙神态微松。

他不是没有判断力的人。

单由许姑娘的神态便可看得出,这占家公子确是十分重要。

重要到需要叫人时刻盯着。

咳,这样的优待,他不要也罢。

……

日头渐渐偏西。

京衙外围着的百姓却不减反增。

因李吉等人迟迟未回,纪栋唯有暂时休堂,回了后院喝水歇息。

夏晗亦被请去了内堂坐着。

徐英却不肯离开公堂,站在那里,拿单薄却笔挺的背影面对着身后围观的人群,和那些依旧满怀恶意的指指点点。

而此时,这些议论声忽然得以转移——

众人的注意力被一名突然出现的年轻人吸引了去。

“大人,前衙来了个人,说是关于夏家公子的案子,有重要的证据要呈上!”一名衙役快步进了后院,同纪栋禀道。

重要的证据?

行吧,这是又来戏了。

纪栋思量一刻,搁下了手中啃了一半的烧饼,拿过布巾将嘴擦干净,理了理官袍,便往前堂而去。

但结果却同他所想截然不同。

本以为又是夏家替夏晗脱罪的手段,他只要昧着良心陪着演一演便好,可谁知来的却是一位他还算眼熟的年轻人。

占潜之子。

也是许昀早年收下的徒弟,京城颇有几分名气的才子——

“罪人占潜之子占云竹,有物证要呈于纪大人。”

一身素白衣袍的年轻男子跪在堂内,微有些苍白和疲态的脸上此时透出坚定之色:“徐姑娘一案,占某也是在见到这封信之后,才知家父确有参与,帮凶之实无可推诿。但家父受夏家二公子去信威胁,顶下所有罪责确也是实情!”

说着,将头重重叩下,凝声再道:“家父犯下的罪责,理应要承担后果,但亦不可放任真正的罪魁祸首逍遥法外!占某区区一读书人,如今又为罪人之子,自知力微言轻,却也绝不能眼睁睁看着真相被埋没,受害之人无法讨还公道——”

刚从请回堂中的夏晗闻言脸色微变。

在衙门里这近两个时辰的等待,对他来说是前所未有的漫长。

这种无形的煎熬,让他渐渐失去了平日里的冷静与耐心。

此时看着突然出现,慷慨直言指证于他的文弱青年,他几乎要控制不住地冷笑出声。

他虽是向来只与占潜传递消息,与这位占家公子并无太多交集,可若说对方一无所知,他却是丝毫不信。

倒是个会做戏的。

只是对方这般直面与夏家作对,是嫌自己死得太慢么?

碍事的疯子真是越来越多了!

“什么?竟是顶罪?”

“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啧……若果真如此,这占家公子倒也是个有血性明是非的读书人啊……”

“占家公子可是有名的才子,原本今年是要参加秋闱的……可现在家中出了这样的事情,大好的前程一夕之间全毁了。”

“倒也真是可惜了……”

众人议论间,纪栋已命人呈上了那封书信。

信上所言,确如占家公子所言,可辨出占潜确是为人顶罪无疑——

只是……

“纪大人,本官从未写过这封信,大人亦可使人查证笔迹。”夏晗冷声道。

这话在纪栋意料之中。

也在占云竹意料之中。

单凭一封显然是由他人代笔的书信,便可指证夏晗——他尚未天真到这般地步。

但他做不到的事情,另有人可以做得到。

若是他看错了局势,也无甚要紧。

已经身在绝路,又何惧一赌。

……

金乌西沉,余晖在天地间晕染开来。

夏府之内,在假山移去之后的平地下,已被挖出了大堆的泥土。

此时,一名握着铲子,满头大汗的护院脸色忽然一变。

他有些紧张地看向一旁指挥的男人,道:“二管家,这……这下面好像有东西!”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